天然樂園的探索者

【記者賴芃儒/台北報導】

你還記得上一次親手觸摸石頭是什麼時候嗎?在孩子們的扮家家酒中小巧光滑的鵝鑾石可以是交易的貨幣,中型的石頭是家中的飯桌,而大石頭則是堅固的堡壘。對許多人而言石頭是年幼時絕佳的玩具,但長大後的視線卻不曾再落在石頭上。對吳華倫和李亦芳這對夫妻而言並非如此,碰觸石頭早已是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從登山到攀岩

台灣天然抱石的成員之一吳華倫提到在1970年以前,攀岩是登山運動的一部分,此時攀岩目的只是為了克服登山過程中的困難。直到1970年,法國才將攀岩獨立成一項運動項目。

在台灣約3.6萬平方公里的面積上,有2/3屬於山地,當中有268座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高峰。雖然擁有得天獨厚的資源,但黃萬居在《台灣登山健行與環境保護之概況與展望》一文中提到台灣在1981年以前,因為休閒活動較不普及再加上政府對山地採取管制措施,登山和攀岩活動都尚未興盛。自1981年起台灣陸續成立國家公園、國家風景區及國家森林遊樂區,才逐漸帶動了台灣的登山風氣。以前台灣的攀岩運動組織附屬在登山會的技術組,也是到了1981年才成立攀岩者俱樂部。由於普及時間較晚,導致台灣的攀岩普及程度較世界上其他國家晚了許多。

迷失的攀岩者 從零開始撰寫台灣石頭的故事

戶外抱石是攀岩的一種,這是一種無需裝備、沒有破壞的戶外活動,無需藉助繩索器具的徒手攀登。

而吳華倫從2007年開始接觸攀岩,至今已經12年了,不論是在人工攀岩場或是天然攀岩場都有豐富的經驗,更在2013開始尋找更多的天然攀岩場。在吳華倫、其妻子李亦芳和其朋友們的共同傾力下,2013至今六年的時間已開發了南澳碧侯、桃園小烏來、新北大豹、南投瑞龍、南投平瀨等五個地區。

在台灣,可以攀爬的石頭並非隨處可見,通常都藏身在山林中或溪流旁。在國外,攀岩導覽書(bouldering guidebook)十分普及,書中記載著抱石場的位置、抱石路線等,人們藉由攀岩導覽書盡情地探索,但在台灣目前尚未有一本完整的攀岩導覽書。

吳華倫說:「在去攀岩的路上,常在想說如果有guidebook是不是會方便很多。」在出社會後,他有了更多去國外攀岩的機會,有一次他更一個人帶著導覽書出國去山上七天,在這些經歷中吳華倫發現一本攀岩導覽書(bouldering guidebook)的重要性。

他更付諸行動,記錄下手邊的攀岩資訊。一開始只是照片加上文字敘述,後來學會簡報製作、結識其他不同專長的朋友,以PDF檔呈現在網路上,到現在即將把這些資訊集結成冊出版。

台灣天然抱石即將出版台灣第一本天然攀岩導覽書。(吳華倫/照片來源)

逝去石頭上的塵埃 揭開天然樂園的容貌

每一則書中的資訊都得來不易。不光是要花時間尋找交通便利的抱石場,更是要花費大量的心力和時間整理這些石頭。平均整理一個抱石場約需要三個月的時間,而範圍最大的南投瑞龍抱石場更是花了半年的時間還無法整理完。

穿上長袖長褲,帶上鐮刀和刷子,吳華倫和朋友們開始著手整理抱石場。先用鐮刀清除芒草和其他障礙物,甚至還遇到傾倒的樹木需要搬除。接著還需要「刷點」,吳華倫說:「雖然地點是在溪邊,比起山上乾淨很多,但是石頭上還是會有垢、灰、沙,清理時要先用銅刷輕輕地刷開,再用塑膠刷死命的刷乾淨。」一個抱石場大約有50顆需要整理的石頭,吳華倫一刀一劃闢開每一條通往石頭的路,來回刷洗每一顆石頭,握著鋼刷的手被印上了一圈圈紅印,和石頭來回摩擦的指節也破皮了,但他仍然樂此不疲。

吳華倫與妻子李亦芳暢談抱石過程中發生的趣事。(賴芃儒/攝影)

以攀岩導覽書抵抗怪手

不論是找到一大遍的石頭時或是將一個抱石場整理好時都令人充滿快樂和成就感,但這個過程中並非時時都如此歡樂,吳華倫說:「在整理過程中花了很多的時間,卻連一次都還沒爬,當我們全部都整理好的時候,邀約了朋友準備要狠狠地爬時,卻看到怪手進來了,把原本整好的石頭都挖走了。」台灣天然抱石的成員們於2017年開始整理的大甲天然抱石場,2018年時卻突然發現有許多大石頭不見了,只剩下一堆碎石與幾台大型機具。

精心整理過後的大甲天然抱石場在一夜之間被怪手夷為平地。(吳華倫/照片來源)

吳華倫提到當他發現一遍新的石頭時,一眼望過去一顆顆石頭大小錯落、相互堆疊,不論這些石頭適合攀爬,在他眼中都宛如一顆顆的寶石,但並非所有人都能發現他們閃耀的光芒。目前台灣抱石運動尚未為人廣知,難以法律保護這些寶貴的天然抱石場,吳華倫希望能透過攀岩導覽書讓更多人認識抱石,進而讓這些天然樂園被保存下來。

Total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