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過去記憶 老舊鐵花窗玩轉新創意

布菈瑟的作品需以手工雕刻出花紋

【記者 林啟彥/台中報導】

在人們回憶中的老房子上,窗戶的外側總會裝飾著一道形狀特別的鐵花窗,鐵花窗的種類花樣繁多,有些是正正方方的對稱,有些是有著幅度的曲線,又或者是相互交錯,每一個都不拘一格,卻又有著微妙的相似之處,然而這些事物的蹤跡,已經逐漸從人們日常生活中消失了。曾經作為美觀和保護用途的鐵花窗,承載的是上一代人們的記憶以及他們過去生活中的一部分,當其逐漸被埋沒於鋼骨水泥的影子下,不免讓人感嘆與惋惜,但現在,鐵花窗正被以另一種形式重新回到我們的生活周遭,而那便是「布菈瑟」。布菈瑟的品牌創辦人林杰妤,將鐵花窗的元素運用至餐具等日常用品中,如同其品牌精神「將舊有物品延伸出新生命」,透過商品重溫人們的視覺味蕾。

夢想開花 舊物品創造無限可能

布菈瑟的作品需以手工雕刻出花紋
布菈瑟的作品需以手工雕刻出花紋。(攝影/林啟彥)

畢業於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的林杰妤,和很多現今的年輕人一樣,自小就在高樓林立的都市下長大,並沒有什麼機會親眼見過鐵花窗這一種工藝,卻在一次的機緣巧合下,讓她與鐵花窗結下了深刻的緣分。某天林杰妤正搭著火車從台中前往雲林,當時的她正思考其的畢業製作的主題,忽然間,行駛火車窗外的老房子從她眼前掠過,老屋窗口上別有風味的鐵花窗深深吸引了她,讓其心生出將具有歷史意義的這一物件,重新賦予其價值的可能性,這便成為了她大學畢業製作的主題。而在2014年林杰妤從大學畢業後,其和當時畢業製作小組的另一位組員徐翌榕,一起將這份作品繼續執行下去,2015年,她們成功地以此作品入選了摘星計畫,並於同年10月正式進駐審計新村,將一開始的理念逐漸發展成一間實體的店面。

巧思結合理念  重拾過去情感

具有鐵花窗元素的隔熱墊,可分開使用
具有鐵花窗元素的隔熱墊,可分開使用。(攝影/林啟彥)

位於審計新村巷弄間的「布菈瑟」雖然不大,內部整齊地擺放著具有鐵花窗元素的商品,林杰妤常常坐在櫃檯處,專注地用手工一筆一劃地刻畫瓷器的花紋,時而為上門參觀的客人解說她們的商品故事。「布菈瑟」的主要商品分為餐具「微味」、陶瓷器皿「歐羅」和「輕憶」、隔熱墊「憧憬」等系列,大多都是貼近生活的用品,希望藉此來拉近人們對鐵花窗的距離。為了重現鐵花窗元素,「布菈瑟」在商品製作上也下足了功夫,以刀、叉和湯匙為一組的,具有鐵花窗樣式,在鉚接點上轉折特色的餐具組合「微味」,為了防止使用上變形,在開模鍛造等量產過程的問題上需小心考量,只希望人們在使用「微味」餐具時,也能夠緬懷珍貴的文化記憶。「歐羅」陶器名字引用早期用於飼養豬隻的歐羅肥飼料,象徵迅速生長增肥之意,其巧妙地在碗底和杯底刻畫花紋,當水漬匯聚,桌面便會浮印出鐵花窗的花紋。

「輕憶」陶器在製作上,故意使用了鐵釉點綴在器皿上,讓釉綠色的鐵花窗花紋的器皿,有著類似老舊鐵花窗上,被時間洗滌出的鏽跡,讓其更顯風味。「憧憬」隔熱墊仿照現實中的窗戶,底部是樹枝、腳踏車又或是貓咪的景色圖樣,表面則引用鐵花窗花紋元素,巧思刻劃出人們在窗景所見事物,彷彿將人們的視覺拉回過去的景色,在單獨使用「憧憬」時可當杯墊,當四面窗景又可組合成隔熱墊的巧思帶給使用者一點小驚喜。此外,布菈瑟的周邊商品還有紙膠帶以及鐵花窗圖形的迴紋針等等。

經過時代的演變  重新定義價值

店內整齊擺放著許多布菈瑟製作的商品
店內整齊擺放著許多布菈瑟製作的商品。(攝影/林啟彥)

鐵花窗的特殊紋路,從一開始出現時的簡單的幾何圖形,到現在花樣百出的複雜、彎曲的設計,其經歷了一段演變的過程。最早期的鐵花窗,是將黑鐵以鉚接方式製作,都是由鍛造師傅手工以扭曲,彎折等方式去塑形製作的,紋路較為簡單,在經過一段技術進步的時期後,開始出現以焊接方式製作的手法,與鉚接相比,焊接可節省使用多餘的金屬材料,並且更加易於塑形,也開始出現較多複雜對稱的花樣。在後期製作技術發展變得成熟後,則出現了在鐵花窗上裝飾立體雕刻的奢華造型,這一種鐵花窗的做工相較前兩種製作方式,是最耗時耗力的,鐵花窗也從原本的防盜功用,慢慢轉變為當時家庭的社會地位的象徵符號。

一直到近代,製作繁瑣的鐵花窗逐漸被量產製作給取代,被時光洗滌下而老舊的鐵花窗,也變成了外表亮麗的不鏽鋼鐵窗,一度被人們遺忘在腦海裡。為了將這些時間的足跡重新演繹,林杰妤穿梭在各個鄉間和都市角落的巷弄小徑內,尋覓著鐵花窗的蹤跡,將各種各樣的鐵花窗拍下整理,也成為她作品的靈感來源。鐵花窗從原本防盜用品,變為當時的社會象徵,後來又變成時代的遺物,走入歷史,最後成為了代表庶民文化的藝術品,其的價值一直隨著時間在不停演變,但不變的,是鐵花窗在時間考驗下承載的那份記憶。

Total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