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新力量 打造中區實驗室

替活動進行場勘 (圖片來源:街區實驗室)
替活動進行場勘 (圖片來源:街區實驗室)
替活動進行場勘 。(圖片來源:街區實驗室)

【記者 胡茞棋 /台中報導】

熙熙攘攘的車潮穿梭在日治時期留下棋盤式的街道中,現代與過去交融出一種特殊的韻味,從前留下來的建築,說明了台中市中區曾經的風光,但時代轉變,現在的中區已不復過去熱鬧,雖然還留有著往日繁華的印記,卻有許多的建築物成為了廢墟,巷弄裡的空間也被忽略。一群年輕人看見中區的故事,在他們的努力下,台中市已沒落的中區逐漸甦醒。

擾動中區  注入活力

目前正在就讀交通大學建築系研究所的陳文哲,因為看見中區的歷史文化以及現況,開始對中區做了深入的調查,他認為中區核心的問題在於政府因為都更進行拆遷,卻沒有明確的規劃,但是中區的文化意涵極為深厚,這些歷史文化是很珍貴的,雖然建築物會消失,可是文化不會,希望可以有一些作為來擾動這個沉寂已久的社區。當他確定要做這件事情之後,就開始找尋合作夥伴。在2016年二月開始籌備,總共有來自六個學校的學生組成了「街區實驗室」,由於大家都是學生,籌備期間也非常的短,大約只有兩、三個月,高密度的討論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從七月開始一連辦了三個活動,在他們的合作夥伴、當地的網路電台「大墩城聲」負責人柯密特、夏妹乙兩人眼中,陳文哲是一位非常敢衝的年輕人,不僅有衝勁,也努力的計畫更多中區的活動,因此由他召集的街區實驗室是備受眾人看好的一個社群。

為中區跳格子進行最後裝飾 (圖片來源:街區實驗室)
為中區跳格子進行最後裝飾。(圖片來源:街區實驗室)

街區實驗室在中區並非有許多的資源,所以在他們準備活動之前,先行舉辦了一個「社群大拜拜」,中區有八成以上的團體都有參加,例如中區再生基地、大墩城聲、寫作中區等,甚至也有台北的團體南下台中一起參與,也讓他們在之後的活動更為順利。陳文哲說:「因為是學生,雖然想法有成熟度,不過會因為年紀尚輕,所以不容易被重視,有著這樣的身分會造成一些困難,換個方式想,也是有好處的,正因為還是學生,所以可以有犯錯的機會,也沒有家庭的負擔,更能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時也表示不需要讓大眾都知道,也不需要主流媒體報導,為了怕避免現在的活動方式造成改變,讓關心這塊地方的人知曉就好。

用不同方式說故事

街區實驗室的長期合作夥伴還有「大墩城聲」,彼此是在老屋元氣工作坊結緣的,皆屬同一時期的社群,更讓他們關係更為緊密,大墩城聲除了給予街區實驗時許多幫助之外,自己本身也做了許多的事情,像是廣播單元之一的建國市場人物誌,就是請建國市場裡的人,來大墩城聲述說自己的故事;台中青創時代發起的新星市集,一起舉辦流浪音箱則是現場訪談,他們先收集30個店家兩分鐘的故事,讓旅人聽完之後回答,透過這樣的形式,增加旅人對中區的認識。根據大墩城聲放送工頭夏妹乙表示,當初會選擇利用電台的模式,是因為聲音沒有獨佔性,可以讓人在做事情的時候也可以聽,同時變化性不大,但傳遞的東西比較完整,也不如影像般容易讓人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大墩城聲放送工頭柯密特引用中區再生基地發起人蘇睿弼的話說﹕「中區是個老奶奶,他們現在做的事情是帶著她過馬路,並不是幫她整形。」同時也表示,中區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角色是故事的傳媒者,希望大家來看老奶奶,在時代的交界上,希望歷史的東西可以流傳下來。

另一位跟街區實驗室的合作夥伴,則是寫作中區的負責人朱書漢,同樣也是身八年級生的他,是具代表性的年輕力量,兩個社群之間有多次合作,目前正在籌備聖誕節的活動,在過去的活動過程中,聆聽了許多耆老回憶著自己的故事,讓他有堅持下去的動力,未來希望能夠替中區出版一本刊物,讓更多人關心中區,最近正努力和獨立記者洽談專欄的事項,期許自己的作為,能夠替身處的環境盡一份心力。

喚起回憶 動人故事

在2016年的暑假,街區實驗室連續辦過三場活動,包含了實驗一中區跳格子,實驗二建國前半生,以及實驗三行動畢拉密。陳文哲表示,他們在七月舉辦中區跳格子活動的最後一天,是帶領一群學生進行活動,而其中有一位學生的母親,正是他們舉辦活動的廢墟的屋主,因為他們當初將屋舍的內部改造,所以跟原屋主居住時已經不一樣了,不過原屋主也向街區實驗室的成員與當日參加活動的人,介紹當初屋內的擺設,跟他們在家中互動的趣事。據陳文哲所說,原屋主很感動有人將他們以前的舊家保留下來,也運用的很恰當,對於街區實驗室的人來說是一件有著重大意義的事情,讓他們更加明白自己的作為是有成果的,同時增加動力來繼續現在所做的行動。

為建國前半生活動進行擺設(圖片來源:街區實驗室)
為建國前半生活動進行擺設。(圖片來源:街區實驗室)

實驗二的建國前半生是因為建國市場要拆遷,這是中區人們多年來共同的回憶,希望可以將其故事保留下來,所以開始蒐集故事來設計此次的展覽,並使用建國市場這個空間來舉辦展覽。實驗三的行動畢拉密是因為柳川整治,必須將第一廣場前讓外籍移工聚會的地方拆除,為此才企劃這個活動讓外籍移工可以有個不錯的集會環境,也讓大家都能夠認識外籍移工。

舉辦多個活動的街區實驗室,將要面臨成員變動的問題,據陳文哲表示,之後可能都會有成員去當兵,雖然會擔心這一年半的過渡期,但是他認為這樣可以有不同的模式,來繼續產生能為中區保留並推廣文化的活動,同時希望未來增加的新成員能夠都有自己的想法,讓街區實驗室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Total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