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劑荼毒 政府無作為 鎮平里居民無奈

【記者 廖人萱/台中報導】

位於台中市南屯區鎮平里內的重劃區在今年八月初時,曾有除草劑污染的問題,里長廖麗秀以及附近居民曾經拍照存證向環保局提出抗議,希望政府能重視關於環境的議題。不料在近期內又有噴灑除草劑的跡象,野草大範圍枯黃。附近居民擔心除草劑危害健康也污染重劃區南邊的農地,不斷向政府單位反映,卻遲遲沒有獲得回應。

重劃區內的雜草因為施噴除草劑已經大範圍枯黃。(攝影/廖人萱)
重劃區內的雜草因為施噴除草劑已經大範圍枯黃。(攝影/廖人萱)

重劃區原本是農地與三合院住宅,為了配合重劃,政府從地主手中徵收土地交由重劃會管理。由於三合院及田地剷平後,土地長出了許多雜草,重劃會使用除草劑,噴灑範圍廣達七十公頃。鎮平里的居民及廖麗秀里長曾在今年八月時向環保局反映除草劑的問題,經農委會調查後發現噴灑除草劑為事實,重劃會也曾經被開罰。

近期,重劃區內又再次雜草叢生,廖麗秀里長表示,重劃會雖然有過前車之鑑,卻依舊我行我素的再次噴灑除草劑。附近的居民有將重劃會噴灑除草劑的過程拍照存證,並交由上層處置,甚至有次農委會來此地查勘時,正好撞見重劃會在噴灑除草劑。

枯葉搖搖欲墜地掛在枝幹上,奄奄一息。(攝影/廖人萱)
枯葉搖搖欲墜地掛在枝幹上,奄奄一息。(攝影/廖人萱)

噴灑除草劑 附近農民擔憂汙染

除草劑為一種化學藥劑,全球共有兩百三十三種除草劑。作用主要是干擾植物的正常生長活性,大部分藥劑僅針對植物起作用,如阻斷光合作用、胺基酸生的合成,也會改變土壤的pH值、鹽度、或者土壤的肥沃程度的效果。

由於鎮平里重劃會所施噴的範圍高達七十公頃,大面積噴施、高劑量接觸,有可能影響當地居民皮膚及呼吸系統中毒。

此外,大量噴灑除草劑,除了雜草本身吸收外,也很可能用量過剩而轉移到非目標施用區。鎮平里的南面為農業區,種植水稻以及各種蔬菜水果,農民們十分害怕重劃區噴灑的除草劑會飄到自身的農田,造成農作物的農藥殘留,作物病變甚至植栽死亡。水利會也擔憂除草劑的溶淋作用會在水、土中殘留量,影響灌溉用水以及汙染地下水。

假若食用這些有除草劑殘留的產品後,這些物質不只對人體有害,會造成不孕、智能衰退、致癌等影響、甚至增加畸形兒的比例,更會長期積存於人體,影響下一代的健康。

重劃區地主陳炎明先生表示,除草劑在土壤殘留效期過長,擔心將來就算在重劃區上蓋房子,恐怕會有土壤危害與地下水污染的問題,可能會住得不安心。

枯死的雜草中仍剩幾絲綠葉在苟喘。(攝影/廖人萱)
枯死的雜草中仍剩幾絲綠葉在苟喘。(攝影/廖人萱)

曾經開罰過卻不見改善居民無奈搖頭

雖然環保局曾在今年八月份開罰過重劃會,但在近期重劃會仍不知悔改的再次施噴除草劑,居民們連連抱怨鎮平里本來空氣汙染嚴重,再加上除草劑,空氣中的味道很難聞,人民們的心肺健康大受威脅。

已有住戶拍照將噴灑除草劑的證據呈報給政府相關單位,卻遲遲沒有收到回覆。甚至有次農委會查勘時,當場逮到重劃會在噴灑除草劑,卻依舊無法根除重劃會施噴除草劑的行為,有居民憤怒的表示:「罰太輕了,他們根本不怕!」

廖麗秀里長也無奈的苦笑表示,已經向相關單位都反映過,媒體也報導過,政府單位卻仍然沒有作為,目前居民沒有後續的動作。鎮平里的居民們如同殂上魚肉,只能任重劃會宰割,甚至已經到心灰意冷的地步。

廖麗秀里長訴說著居民曾經反映過問題卻無回應,臉上滿是無奈。(攝影/廖人萱)
廖麗秀里長訴說著居民曾經反映過問題卻無回應,臉上滿是無奈。(攝影/廖人萱)

政府不應讓居民淪為犧牲品

廖麗秀里長表示,由於噴灑的範圍過大,擔心土地無法負荷以及藥劑四溢,才會導致居民們人心惶惶。希望重劃區可以商議採用重點式噴灑,減少使用除草劑的範圍,其餘地段可以改用割草機的方式除草,雖然會增加成本,但也不應該使用如使此大量的化學藥劑,給環境過大的負擔。

倘若重劃會依舊屢勸不聽,廖麗秀里長希望政府的相關單位能夠出面與重劃會溝通,或是加重罰金,別再讓居民的身體健康以及土地與環境安全,淪為商業利益下的犧牲者。

Total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 Posts